日本发展循环经济低碳社会的基本经验及其启示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7-03   来源:《当代世界》2017年第5期   浏览次数:1074

经过多年探索,日本逐渐形成全民族多主体共同参与的低碳生态社会发展模式。以环境立法为保障、以创新战略为驱动,是日本建设低碳生态社会的主要手段。当前,中国正在积极推进可持续发展和生态文明社会建设,日本在发展循环经济和低碳社会方面的经验可为中国提供启示和借鉴。

日本长年坚持以节能创新和发展低碳循环经济为主的生态发展模式,坚持资源综合利用优先战略,重点发展与生态环保相关的科技产业,实现了由经济强国向生态科技强国的过渡。在建立低碳社会发展绿色经济等领域的日本经验和做法对我国构建生态文明社会具有重要启示意义。

日本发展循环经济模式建设低碳生态社会的主要做法

一、确立全民族多主体共同参与的生态产业实施计划

日本自然资源贫乏,经济发展所需的资源与能源均需依靠进口。二战前,日本政府以牺牲环境为代价促进经济发展。二战结束后,日本改弦更张,对生态环境与经济发展进行重新定位。为节约能源,减少经济发展对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日本政府在20世纪70年代即提出了“建立生态环境理念更新论”,通过各种宣传把自然资源匮乏的忧患意识植入到国民的思想意识之中,让全国的民众都要遵循生态文明下的能源经济节约发展的模式,将生态环境保护与经济和谐发展的理念落实到具体行动中。日本政府提倡各阶层要多主体全方位协同维护好生态环境,各阶层要配合政府和学校做到对环境保护的宣传教育工作,使每个个体都能重视和开展环境保护,即通过家庭和学校教育、发放各种环保宣传手册、实施公众监督等细微化方式让每个家庭和公民都逐步掌握垃圾分类方法与资源循环利用的知识和细小环节。此外,日本政府还要求各团体协会、政府组织都要时刻在细节上将生态环保的资源节约知识对民众普及到位。例如,日本文部省明确规定,在幼儿时期就要开展环境保护的宣传教育活动,将环保教育纳入从幼稚园到中小学的各个教学课程中,并在具体的行为上安排老师进行引导。日本家庭在教育孩子用餐时要吃光用尽,外出时要把垃圾装进自己的提兜带回家进行分项分类处理,使垃圾分类成为日常习惯并得以延续。大阪市政府对社区、学校等集体回收的废纸、旧布等再生资源发给一定的奖金,以此表示政府的支持等等。精细入微的环保生态教育和垃圾分类提高了日本民众的环保理念并演变成个体的行为习惯,是最值得我国学习和借鉴的地方。

二、以环境立法推动生态环境与经济协同发展

日本政府认为,建立以环境资源为主的生态文明必须依赖政府、社团、企业和社会公众的共同参与,才能确保生态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日本政府在推动环境保护工作的同时,以政府执行部门为先导,着力建立完善的环保法律体系,强调生态环境的保护治理要做到有法可依、有令可行。日本政府从环境省到地方都制定完善了各类环境保护的法律法规,并在多部法律中作出了明确规定。[1]为推进低碳循环经济建设,政府颁布了《循环型社会形成推进基本法》《容器包装再生利用法》《汽车再生利用法》《家电再生利用法》《促进容器与包装分类回收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组成循环经济的立法体系,地方也都对应制定了一系列的环保激励支持措施,使循环经济与社会民众意识的整体思维同步,使循环经济的发展更加具有可操作。日本政府以环保立法的形式为经济发展提供了方向保障,最终通过以集约与环保为主题的发展思路与民众的环境理念并驾齐驱配合的方式,来推动循环经济的发展。例如,北九州市规定每周必须使用政府规定的垃圾袋回收一次瓶罐之类的垃圾,如此清晰翔实的安排,使政府的精细化管理将法律和配套办法得到确切执行,便于民众理解和参与。

在建立完善法制体系的过程中,政府的生态问责制也随之应运而生。1972年日本政府成立了由首相府直接管理的公害等调整委员会,该机构对环境问题拥有独立的调解、仲裁、判决等执法权,能够对各种环境行为进行问责,可以快速公正地解决环境纠纷,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在防治公害建立生态文明的过程中促使政府承担起更加明确的职责,从而有效约束政府的环境失范行为。[2]我国之所以存在诸多环保法令执行失衡偏颇的问题,与行政执法机关缺少直接管理监督有关。我国也建有诸多的生态保护相关法则,但由于缺乏对执法部门的监督,人情执法是导致我国生态环境问题屡发不止的因素之一。

三、以创新战略推动社会与环境和谐发展

日本政府提出以“科技强国”“环境兴国”和“文化产业兴国”“观光立国”等战略来推动经济增长。日本在提出《新国家能源战略》中要大力发展新能源和节能技术产业,力争到2030年前将日本国内的能源使用效率提高30%以上,以减少传统能源对生态环境的危害。在提出“阳光计划”(也称“新能源开发计划”)之后,日本又提出“新阳光计划”“地球环境技术开发计划”,以开发地热能、太阳能、水电、核电等可再生新能源,建立一个适合日本国情的生态文明下的新能源体系。[3]当前,日本的太阳能发电量为世界各国之首。

为推进观光立国战略的实施,日本内阁会议通过的21世纪环境立国战略,将生态旅游作为新型旅游活动方式,并配套制定了《观光立国推进基本法》来推动日本生态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同时还提出发展旅游经济的生态型发展道路。

日本多年来的经济增长模式主要是按照生态社会的产业既定发展目标向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方向迈进,并将低碳、旅游、文化作为未来国家创新的着眼点,通过不断的创新发展带动日本传统产业和经济发展的转型。

四、建立最适度的低碳循环经济社会

在奠定科技创新引领经济发展的基础上,日本政府非常重视运用传媒等手段加强对循环经济的宣传,把每年10月定为“循环经济宣传月”,鼓励社会公众积极参与循环经济活动。同时政府还提出建立“闭环生态之国”的发展目标,着力于全社会一起构建“最适量生产、最适量消费、最小量废弃”的生态发展模式,形成从生产消费到废弃回收最佳的生态循环产业模式。在发展生态循环经济的途径和渠道时,日本政府着重于固定垃圾和废弃物的循环利用,建立统一循环模式的生态产业园区。园区以资源利用和再循环为模式,以节能环保为目标,将科技和低碳环保技术结合,创造出新兴产业的经济增长点,并将最适度的循环经济产业视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支柱产业。日本凭借在节能环保领域的技术领先地位,刻意让新能源产业成为低碳经济时代的全球主导产业,以抢占未来发展的制高点。随着日本循环经济的发展和资源利用向绿色低碳、清洁安全的转变,日本经济已经初步摆脱了能源资源和生态环境的制约,低碳循环经济在集约生产要素、促进产业集聚和产业发展、提升区域竞争力方面,发挥了窗口带动作用。[4]

日本建设低碳社会对我国建立可持续发展生态文明社会的启示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粗放式的快速发展方式对生态环境造成了巨大压力和破坏,甚至已威胁影响到了和谐生态社会的建设。日本发展以循环经济为主的低碳生态社会,对我国建立可持续发展的生态文明社会具有一定启示和借鉴意义。

一、确立循环经济战略规划,引导实施生态产业政策

日本发展低碳经济生态社会以中央政府战略引导为主旨,行政部门采用法理推进实施和洗涤民众思想同时进行的方式。我国在借鉴日本发展低碳循环经济和生态社会的模式中,要把方案的制订标准和细节执行进行统筹,通过建立生态环保协同合作的方法,寻求环保多元化的政策和实施措施,全方位多主体协同发挥环境优化的最大生态效益,塑造生态共同体,实现最大限度地维护与增进生态公益的目的;同时配合建立起科学严密、结构完善、条款详尽、执行有力的环境保护法律执行监督体系,以推动我国经济与生态环境协调有序发展。

二、加大培育公众生态文明意识,提升国民整体素质

日本政府以战略引导、理念灌输、全员参与的做法推动低碳经济社会的发展,使得日本的全体民众普遍养成了节约环保的意识行为。我国应借鉴日本从幼童培养生态优先、环保第一的责任意识,培育生态环境、资源节约人人参与的理念,走绿色发展、节能减排为主的环境经济协调发展之路。环保部门应主动会同文化和教育部门,通过各种方式和手段提升全民族的生态环保意识,通过多种文化传播、义务教育等方式利用当前先进的影视动画等传媒工具普及各种环保法律法规知识,制定适当的条文制度和激励措施提高公众参与环境保护的积极性,鼓励公众为政府的环境决策提供意见与建议,激励公众参与生态环境保护的主动性与自觉性。

三、保障生态政策的执行力,推动可持续发展

日本通过中央政策引导与地方自治协同推动建立低碳社会的具体实施举措,对我国的生态文明社会建设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提高环境政策效率和有效性的关键是要积极构建环境保护政策效果评估机制,探索经济与环境发展战略相结合的考核办法,注重测查当地生态与环保指数,建立生态环保问题问责机制。上级组织要建立生态优化管理委员会,对各地党政一把手在履新时必须由其上级相关部门出具当地的空气指数和地区水质报告,并采用不定期检测与年底环保考核指数结合的办法,将考察结果由生态优化管理委员会及时反馈到上级人事考核部门,一旦发现空气环保等综合指数下降,要对其进行诫勉谈话,必要时进行相应的职务调整,避免生态环境优化建设流于形式。事实表明,没有政治体制的保障,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指标都将无法执行到位,生态文明发展最后只能成为空谈。建立实施生态导向的干部考评和升迁体系,加大对地方干部的生态问责,是建设生态文明社会的重要保障。

四、创新循环经济新载体,高效利用生态资源

日本循环经济低碳社会的创新发展形成了以生产企业员工参与,消费者配合支持和政府部门配合产业政策积极推进的闭环系统,把发展低碳循环经济作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最有效方式,真正做到了既节约资源,又保护生态环境的目的。我国应借鉴其方法加大对传统实体产业的技改扶持力度,避免出现只扶持高新技术、严罚传统企业的两个极端,积极引导高新环保产业与传统企业之间的优势互联,实现协同发展。改进我国地方政府部门的环保生态观,要把环保的处罚和创新技改政策的引导与实体企业进行紧密结合形成良性互动。地方政府应主动协同中央政府,引导循环经济微观主体的企业行为与低碳循环经济发展规划激励进行融合,使循环经济战略得到有效实施。通过对生活和工业废弃物的再利用,把循环模式逐渐运用到生产与消费领域,实现废弃物排放的最小化和生态资源利用的最大化,最终达到环境资源的高效循环利用。从我国各种生活垃圾、工业垃圾、常态废弃物的治理过程中探索出符合自身国情的循环经济模式,形成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良性循环,以尽可能少的资源投入和污染物排放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五、以科技创新为驱动,延续经济有序发展

日本的科技兴国、文化强国战略对于循环经济的执行也具有重要意义。发展低碳生态经济既是经济发展问题又是科技进步的重要表现,要发挥科技创新在经济建设中的引领作用,将发展可再生能源提升到国家发展的战略高度,建立可再生能源研究机制,出台激励政策措施。加快培育和发展新能源、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延伸产品价值链,加强替代能源领域等生产技术研发,拓宽新技术应用领域,采用税收减免、财政补贴、贷款优惠等多种手段对创新企业形成有效的激励。通过多种措施鼓励加快发展水能、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提高新型工业产业链产品的附加值,形成一批绿色环保高附加值项目,扩大高新技术产业在经济结构中的比重,缩小资源依赖性产业的比重。通过发展高科技下的新材料、新能源、生物医疗保健产业等抢占经济发展的制高点,最终完成我国由资源开发型向低碳技术生态型经济社会的转变。

结论

日本发展低碳循环经济模式与资源能源的高效利用是由政府牵头全民参与实施的大国家战略行为。我国加强生态文明建设也应充分借助政府的力量建立健全法律体系,完善民众参与能力,建立实施以政府、社团、企业、公民多元主体参与为中心的治理机制动态系统,使我国的法律制约和宣传教育与监督惩罚及扶持激励机制共同作用于我国的生态文明闭环系统,从不同方面促使公民与公民团体发挥主观能动性;大力推进环境保护科技开发创新体系建设,加速发展低碳与新兴能源产业技术,推动和提升清洁能源的科技成果转向工业化,加快推进高新技术产业化,利用高新技术发展环保生态产品,减少污染物的排放,彻底转变到低排放、低消耗、高科技、高效率的集约型经济发展方式上来,推动相关产业向科技规模化、效率集约化方向发展,确保我国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实现生态文明的可持续发展。[5]

[1]姜仁良、李晋威、王瀛:《美国、德国、日本加强生态环境治理的主要做法及启示》,载《城市》,2012年第3期。

[2]徐芳芳、司林波:《日本生态问责制述评》,载《青岛行政学院学报》,2016年第4期。

[3]吴志忠:《日本新能源政策与法律及其对我国的借鉴》,载《法学》,2013第1期。

[4]王金波《资源环境约束下日本产业升级的低碳路径选择——以日本(生态)工业园的发展历程为例》,载《亚太经济》,2014年第1期。

[5]葛敬豪、王顺吉、张晓霞:《论德国、日本、澳大利亚和美国生态环境保护的特点》,载《长春理工大学学报》,2010年第6期。


作者: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马克思主义学院 王福全 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国际石油政治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庞昌伟


欧盟农业补贴的特点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7-11-14
日本“一村一品”经验借鉴
发布时间:2017-10-09

今日文章:0 本月文章:107 文章总数:78483 页面点击量:115134216
中国农经信息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技术支持:北京中农信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声明:本网站为非营利性网站,网站资料来源于网络及网友共享,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我们将及时移除作品,若您有好的资源共享,也请联系我们